e游彩

古典小说里的宝鸡_宝鸡头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0917-2905835 邮箱:bjnew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1120180004

微博

微博

微信

微信

APP

APP

e游彩 > 城事 > 正文

古典小说里的宝鸡

时间:2019-03-04 08:49:35   

编者按: 宝鸡自古就是文人骚客心中的“宝地”,许多古人曾作诗赋词咏叹宝鸡的历史和风景,其中不乏千古名篇。在古典小说中,也有许多宝鸡元素,尤其是明清时期,宝鸡扼守关陇、雄镇蜀道的战略地位在各种小说里展现,比如大名鼎鼎的《三国演义》,而且,同时期更多的小说里,也描写过宝鸡的风物——古典小说里的宝鸡。

《封神演义》—— 

渭水文王聘子牙

三千多年前,武王伐纣,灭商 兴周,翻开了历史崭新的一页; 四百多年前,明代小说家许仲琳写成《封神演义》,为这段历史增添了一抹神话色彩。小说《封神演义》中数次提到的“岐山”“岐阳” 或“西岐”就是今岐山和扶风两县交界的一片区域,书中有太多的人物和故事都发生在宝鸡。 

《封神演义》第二十四回《渭水文王聘子牙》中就写道:姜子牙72岁时在渭水之滨的磻溪垂钓,遇到了求贤若渴的周文王,随后他出山,佐周灭商。

书中写道:一日,文王晚上正在灵台睡觉,大约三更时分,忽然梦见有一只长着翅膀的白额猛虎,向他帐中扑来。文王急忙叫来左右侍卫,却听见后台一 声响,火光冲霄,文王被惊醒,吓出了一身汗,不知道这梦是什么 意思,于是第二天大早,找大夫散宜生解梦。散宜生说,此梦大吉,大王将得栋梁之臣。昔日商高宗曾梦见飞熊入梦,得到大贤傅说。今日主公梦见虎生双翼, 乃熊也。这是周将要兴盛的大吉之兆。文王听后,决定去访贤臣。 他听说姜子牙是大贤,于是,文王坐上车,带着聘礼,偕同文武百官一起前往渭水。文王遇到子牙后,经过一番谈话,知道子牙是个精通兵法的真正大贤之人,于是两人一起返回西岐。子牙不负所托,他协助文王一边发展生产,一边训练兵马,周族的势力越来越强大。 

这段故事就发生在宝鸡的钓鱼台附近,在《史记》《吕氏春秋》 《搜神记》《水经注》等著名典籍中都有这段故事的记载。在此之前, 古公亶父做首领时,周人渡过漆水、翻过梁山,来到渭河北岸岐山南麓一块美丽富饶的黄土平原定居,并用自己的族名命名他们生活的地方“周原”,才有了后来书中所写的“西岐”。

《残唐五代史演义》——

王彦章命丧狗家疃

《残唐五代史演义》又名《五代残唐》,是明代的历史演义小说,共八卷六十回。现在出版的《残唐五代史演义》中,作者多印为“罗贯中”, 但近些年来,许多学者认为,此书其实是由古时的书商编纂而来,只是假借罗贯中之名而已。 

《残唐五代 史演义》以编年体例,记述了自黄巢起义到陈桥兵变时期的动荡兴衰历史。内容主要来自于《唐书》《五代史》和民间传说,既有史实也有虚构。其中第四十二回名为《五龙逼死王彦章》,就与宝鸡有关。 

王彦章是五代时期后梁的名将,据史书记载,王彦章性格忠烈勇猛,很有臂力,因为善使枪,被人称为“王铁枪”。他临阵时总是奋不顾 身,常常自己当先锋。后来,王彦章被晋王李存勖所擒,宁死不降,于是被斩首。在《残唐五代史演义》中, 王彦章的死则更有戏剧性。书中写道:王彦章是被十三岁的小将高行周引至一处名为“狗家疃(tuǎn)” 的地方,然后李存勖、李嗣源、石敬瑭等五人一齐来攻。王彦章被困在阵中,自知独力难战,力尽神疲之下,仰天大叫一声,随后拔剑自刎。 

e游彩书中提到的战场狗家疃,许多人都说就在今渭滨区石鼓镇庙沟村。庙沟村虽没有狗家疃,但有苟家滩。从读音上看两者只有细微的差别。流传在西北地区的秦腔名戏《苟家滩》,讲的就是王彦章身死一事。 戏中,王彦章是在一处叫苟家滩的地方与九岁的高宝童大战一场后自刎身亡的,高宝童就是上文中所说的高行周。从古到今,不论是演义、传说还是戏曲,都将王彦章之死与苟家滩以及高宝童联系了起来。

《醒世姻缘传》—— 

宝鸡凤肉成佳肴

华夏出版社 2008 年出版的《醒世姻缘传》,是明末清初西周生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内容不外乎三言两拍的劝世故事。但其中大量独特的方言,让很多学者对这部小说的作者身份展开猜想。 

“牙茬骨”“五积六受”“杀在骡上”“半中腰里”“争竞”这些词听起来熟不?你拿岐山话念一下便可知。所以有人说,这个西周生是岐山人。这名字一听就是个笔名,古代人笔名的原则,无非用斋号、用地名、用志趣。岐山是西周故地,直到今日岐山文人也以此自豪,网名中不乏体现西周的元素。再加上行文中大量的岐山方言,所以有人分析,这个本来就来历不明的西周生可能是岐山人。 

除了这个猜想,这本书里出现了一个现代宝鸡人都不知道的小吃——凤肉。 

《醒世姻缘传》第七十九回里说寄姐怀孕,茶饭不思,却偏偏想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听见人说四川出的蜜唧,福建的蝌蚪汤,平阴的全蝎,湖广的蕲蛇,霍山的竹狸,苏州的河豚,大同的黄鼠,固始的鹅,莱阳的鸡,天津的螃蟹,高邮的鸭蛋,云南的象鼻子,交趾的狮子腿,宝鸡县的凤肉,登州的孩儿鱼,无般不想着吃。”

文中罗列的这些小吃,现在大部分还能在网上买到,但“宝鸡县的凤肉”是啥?宝鸡人恐怕都不知道 了。现在宝鸡的小吃名扬四海,全国各地都知道有个“擀面皮”,其知名度大概类似明末清初“宝鸡县的凤肉”。可见宝鸡当时商贸的繁华也到 了一定的规模,要没有客商往来,再好吃的小吃也不会有啥名气。

周秦汉唐,宝鸡在这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离历朝历代的都城很近,并且是西出关中的最后一驿,自古商贾穿梭,饮食习俗糅杂,各类小吃应该很多。后来随着政治中心一次次地东移,锦衣玉食的家族也渐渐少 了,宝鸡美食的大部分精华,也只能在古代的文学作品里瞥见了。

《花月痕》—— 

草凉驿 归程惊客梦

《花月痕》是清代文人魏秀仁所作的小说,全书十六卷五十二回,流行于清末。小说描写了才子韩荷生、韦痴珠与青楼女子杜采秋、刘秋痕的爱情故事。 

在小说前面部分,宝鸡是一处重要舞台。书中第五回名为《华严庵老衲解神签 草凉驿归程惊客梦》,描写了主角之一的韦痴珠由蜀入陕,在草凉驿住宿当晚发生的故事。这个草凉驿,就是凤县红花铺镇草凉驿村。 

草凉驿村位于嘉陵江畔,古时处于交通要道,路过此处的行 人、商贾川流不息,连云栈道也是从草凉驿村开始修建的。据说,唐代时这里有座名为草凉楼 的高楼,唐玄宗因安禄山叛乱逃跑之时曾在草凉楼住过一晚。当 晚他梦见了杨玉环,以至惊醒后痛哭流涕,留下了“贵妃香消马 嵬驿,明皇夜泣草凉楼”的传说。到了五代时期,前蜀的王建还在这里建过城,名为威武城,后来被后唐的李绍琛攻破。明清时期,草凉驿村仍然繁华,至今村中仍能看到许多老屋、老街留下的痕迹。

到了上世纪,草凉驿村还发生过许多红色往事。王震将军曾率军从这里经过,以闪电之势迅疾穿过国民党部队预谋的合击点,跳出包围圈。1949 年 10 月,胡宗南军企图再度北犯宝鸡。在凤县,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军驻扎在草凉驿村黑山的阵地进攻。经过激战,我军歼灭了敌人的加强营,击毙了营长。国民党随后又偷袭黑山东侧制高点,被我军及时察觉。国民党部队只好发动强攻。 我军战士毫不畏惧,顽强阻击,最终将敌人击退。在黑山上,现在仍可以看到当年解放军战士挖的战壕。(宝鸡日报)

编辑:王莹

推荐阅读

更多

特别推荐

关闭